您當前位置:首頁 > 賽車7碼刷水 >  陳總訪談
打造中國高端特種水產飼料航母型集團股份製企業
所屬欄目:陳總訪談 發布時間:2012-12-18 瀏覽次數:4704次

 

北京賽車贏利計劃董事長陳慶堂

 

      今年的天馬(全稱“北京賽車贏利計劃”)對於陳慶堂來說特別有紀念意義,董事會提出了“二次創業”,計劃把天馬推進資本市場,並定下了四年行動計劃。

      陳慶堂做的事情跟大多數飼料老板不一樣,就如汽車行業有人做寶馬奔馳,也有人做奧拓吉利,而天馬做的是飼料中的“寶馬”,每噸平均售價超過萬元。陳慶堂想用“高端”這個標簽,將自己所從事的行業與大眾飼料行業區別開來,但可惜國內水產行業還沒有“高端”這種說法。這不重要,如果成功上市,想來資本市場會分辨出天馬的特別之處,因為這個飼料行業的毛利潤率高於普通的水產和畜禽飼料。

      與企業做大靠規模取勝這種思路不同,陳慶堂走的是精而細,看的是毛利潤的高低,截然不同的兩種運作心理和發展模式。在這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水產行業,論規模而言大企業肯定少於中小企業,因此中小企業的脫穎而出往往更具實際上的勵誌和指引意義。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福建飼料企業一度引領整個華南水產飼料市場,但目前似乎更傾向於“天馬”式的行進。天馬在作為我們透視福建飼料企業發展足跡窗口的同時,或許也能為一些在大企業規模化夾縫中生存甚至看不到未來的中小企業一點信心。

而細的飼料行業

      FAM:天馬以高端水產飼料產銷為主,您能否為我們描述目前國內高端水產飼料市場是怎樣一種競爭格局,以及行業麵臨的主要問題有哪些?

      陳慶堂:天馬是國內首批通過國家出入境檢驗檢疫局(CIQ)高檔魚類和種苗所使用的飼料產品出口日本備案的中國高端特種水產飼料生產企業,以鰻鱺、大黃魚、石斑魚、海參、鱘魚、甲魚、鮃鰈鰨等的高端水產飼料生產、銷售為主,其中鰻鱺配合飼料產銷量居世界首位。此外經營業務還涉及國際貿易和生物工程領域。

國內水產行業沒有高端這個用詞,但我們跟日本、歐洲等國家對接時,他們都有高端水產飼料這種劃分,比如,日本的日清飼料、智利的北歐瑪飼料等,所以按國內的情況應該稱我們的飼料為特種水產飼料。這個產業的企業是做精而細,與廣東飼料同行做規模化是有所不同的。

      目前國內高端水產飼料或者說特種水產飼料產業的發展,仍然還處於初級階段,對飼料的研發比較滯後。比如,現在使用的石斑魚飼料每年進口量還是很大,大部分從東南亞及台灣等地進口,主要還是國內飼料研製這塊比較粗,不夠精。從飼料應用的角度來說,多數的特種水產還是在用冰鮮小雜魚喂養,飼料的使用率隻有20%左右,因此市場發展空間還是很大的。

整體來講,我們所做的高端特種水產飼料業目前同質化程度還比較低,主要依靠科技自主創新。迄今,天馬集團先後申請發明專利42項,已獲得授權發明專利22項,僅今年就新增了9項授權發明專利,發明專利位居同行業前列。

      FAM:您最初是做蝦料,為何後來天馬會主攻鰻鱺等特種飼料?

      陳慶堂:我應該是國內最早做蝦料的那批人。1988年左右我在福建一家台資企業從事蝦料的生產和銷售,當時幾個人開著一輛小貨車從福建沿途出發經廣東沿海一直到海南,把中國第一批蝦料免費供給養殖戶試用。

從海南回到福建的途中,我發現鰻魚產業不錯。當時飼料全部從日本進口,平均一噸要3萬來塊錢,我們覺得這個產業大有可為。同時,1990年前後華南的養蝦業因病害泛濫已出現了毀滅性的打擊,這也促成了我後來轉做鰻鱺飼料。蝦料產業現在同質化非常厲害,這樣的情況下產業規模是可以做大,但利潤可能就有限,空間相對較小。我們做的這個產業,規模雖然不大,但利潤還不錯。

      確定要做鰻魚飼料後,我們拿日本的鰻鱺料分析,請了一些國外的專家來做研發。1991年我們的產品就出來了,試驗效果比日本的鰻鱺料好。我們用了差不多3年時間來推廣產品,把日本的日清、富士等品牌飼料擠出了中國市場。更讓我們自豪的是,我們的產品還賣到了日本。

      從國內的情況來看,天馬走在鰻鱺飼料行業的前沿。日本的日清在微粒子配合飼料上統治了全球市場七十餘年時間。天馬的微粒子配合飼料成功研製後,結束了我國微粒子開口餌料隻能依靠進口的曆史,徹底解決了困擾業界已久的紅蟲喂養問題,實現了鰻鱺養殖全程配合飼料化。同時,我們的微粒子配合飼料部分指標已超過了日清,處於國際先進水平。

      FAM:從天馬的角度來看,國內鰻鱺飼料行業沒有一個真正的競爭對手?

      陳慶堂:競爭對手肯定是有的,我相信未來會有企業做得很好。我們也在不斷努力,以“天馬”、“健馬”為核心品牌,導入ERP、ISO9001、ISO14000、ISO22000等先進的管理體係,創立天馬集團獨有的集團化創新型管理體係,強力推進品牌發展戰略,調整產品結構,不斷推出安全、高效、環保的高端水產飼料產品。

      2012年是天馬出產品最多的一年,在產品研發和應用推廣上,我們的策略是“經營一代、研發一代、生產一代、儲備一代”。現在做出來的產品,我們準備明年推向市場。相信明年高端特種水產料市場會有一個大的變化。

      FAM:鰻鱺配合飼料作為天馬主打產品之一,而鰻鱺資源縮減致使中國鰻鱺養殖產業發展遭受瓶頸,您怎麼看待中國鰻鱺養殖產業的可持續發展?

      陳慶堂:現在鰻魚種苗按地域來源劃分有日本鰻苗、歐洲鰻苗、美洲鰻苗魚等,國內主要養日本鰻跟歐洲鰻。日本的鰻魚苗種人工孵化技術走在世界前列,但還未能大批量生產,因此鰻魚苗種還是依靠天然捕撈。目前日本鰻苗種的捕獲量越來越少,從高峰期的100多噸下降到現在的20多噸,資源迅速衰竭。根據我們的統計,歐洲鰻的苗種還是很豐富的,不過種苗的保護也還是需要。

      整體來說,鰻魚產業的發展主要是種苗的製約,這是一個瓶頸。但是我認為中國的鰻魚產業發展前途還是光明的,現在新的鰻魚養殖品種又開始慢慢增多。歐洲鰻的引進促成了鰻魚產業的第二次變革,能夠推動鰻魚產業第三次變革的,我認為可能是太平洋雙色鰻和花鰻,但需要更多人去研究和了解。

      在鰻魚方麵,天馬對自己的要求是“內練素質、外樹形象,積極主動、有所作為”。我們會積極主動走出去,跟國外同行對接,尋找更多的資源、學習更多的經驗回來,然後提供給業界。

鰻魚產業是個不錯的產業,在國內有很大的消費市場,出口量也很大,但需要政府以及科研機構的長期投入和研究,單純靠企業並非長久之計。

上市是二次創業

      FAM:天馬現在采用“五大一中心,九大事業部”的經營模式,為何采用此類模式?

      陳慶堂:“五大一中心,九大事業部”,即建立“財務、科技、原料、銷售、生產管理”五大公司和一個人力資源中心,並在浙江、福建、江蘇、上海、廣東、廣西、兩湖(湖南、湖北)、山東(輻射到東北三省)、海南省成立九大事業部。事業部的劃分是按照特種水產飼料的產業特性,基本能夠輻射到全國的沿海線。

      企業經營到這個時候,就需要進入到一個專業化管理和生產的階段。成立“五大一中心,九大事業部”,企業可以統一采購、統一結算、統一研發、統一銷售和統一管理,這樣管理成本較低,一套研發、一套采購大家都可以使用。現在天馬的生產跟銷售已基本分開,這樣便於專業化管理。

      我們成立的九個事業部,每個事業部下麵包含有5-10個經營部、1個工廠、1個財務結算和1個後勤保障部門,自負盈虧,形成4P的管理概念。

      FAM:在企業的發展規劃中,您也提到將天馬打造成中國高端水產飼料航母型集團股份製企業,之中的“航母型”該如何理解?

      陳慶堂:我是有這個願望,也是想設定企業的發展目標,希望把企業越做越大,跟航母一樣。航母的意思不僅是規模上比較大,也體現在企業的銷售戰略網上,要在國內的沿海線上全麵推開。公司現在做的“五大一中心,九大事業部”也是往這方麵走,這是我們二次創業的戰略規劃。

      FAM:天馬還有一個比較特別的地方,很熱衷辦一些比如鱘魚、大黃魚、鰻鱺等產業發展論壇,您是以什麼心態做這些事情?

      陳慶堂:我從學校畢業後就一直做水產行業,一直做了二十來年,天馬現在也做一些其它的相關產業,對於水產業我一直有一個情結,難以割舍。我們剛從業水產飼料的時候,這個行業一切等於零。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我都將和更多的人一起努力推動這個行業的發展。

      做這個產業發展論壇是因為產業缺乏信息的溝通、技術的溝通,產業之間缺乏互動,會使產業的發展受到一定阻礙。我們需要一些產業論壇來進行技術和信息的交流,引領大家共同來促進一個產業的可持續發展。因此,我覺得產業發展論壇還是需要的,以後也會努力做得更好。

      我們也開展“保姆式管理零收費”的全方位服務,組織專家隨時與客戶溝通,保持聯係,給予專業及時的技術指導。

      FAM:天馬今年已列入福建擬上市企業名單,您怎麼看待上市這件事情?

      陳慶堂:應該說上市是天馬發展的一個階段。天馬的“二次創業”,有個四年行動計劃把天馬推進資本市場。2012年是啟動年,2013年是提升年,2014年是跨越年,2015年是我們的決勝年。我們四年行動計劃的目標是銷售收入翻番,能否實現我們拭目以待。

      上市是一個門檻,但我們對自己有信心。不管是否能上市,朝上市的方向走,讓企業更規範、更好地發展我覺得挺好的。企業發展不是說非得上市才能做到什麼程度,隻是快慢問題,能上市,企業發展速度就快一點;不能上,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相對而言,我們所從事的飼料行業毛利潤率較高。我相信如果天馬上市成功後,會改變資本市場對飼料行業低毛利率的看法。我覺得天馬的“二次創業”,業界可以期待下,應該能看到一個跨越式發展的天馬。

      文/圖 中國水產頻道 唐東東